現正播放:歌曲【無字的情批】歌手【黃乙玲】專輯【無字的情批】
加入會員

【2017-04-27】 心動音樂電台手機線上收聽 安裝說明      【2017-05-02】 心動899線上收聽!(電腦版)→須點選我的收藏     【2015-09-15】 心動好歌★即時歌單★

帳號:

密碼:



Email:

驗證碼:


刷新驗證碼


Email:

驗證碼:


刷新驗證碼


心動推薦









嚴爵《一直給》
   簡介

ThanksGiving一直給
愛情起手無回 只能一直嚴爵
 
一個人的一直,只是另一個人的一下子。
一個人的一下子,卻是另一個人的一輩子。
 
離開「different,  just to be different.」的迷思,反而想回到「simple but beautiful.」的堅持;讓複雜的簡單化,讓感性和直覺主導創作。我相信一切單純而美好的事物、但不會視為理所當然,2年間的生活有好有壞、但我對於「Thanks」和「Giving」的信念沒有變過。

  「創作王子」嚴爵上一張全創作專輯Y4《好的情人》與小巨蛋演唱會《鋼鐵情人》出道四年「音樂大學」畢業成果發表後,放慢一年推出一張全創作專輯的節奏,用心花費2年時間終於推出「音樂社會研究所」後的第一張專輯Y5《一直給》,讓複雜的簡單化,讓感性和直覺主導創作,找回「simple but beautiful.」的音樂初衷。嚴爵以大爆發的創作能量,回饋唱片公司給他完整2年無壓力的創作年,平均每兩個月一次的新專輯製作會議他總是交出快20首新作品,2年內前前後後創作超越220首demo的驚人產量,平均3到4天就寫出一首歌!專輯製作期間除了出門演出通告,“音樂宅男"嚴爵大多時間通通宅在公寓裡「與世隔爵」做音樂,吃喝拉撒睡睡覺都窩在四坪大的工作室過著音樂當飯吃的「爵式人生」,好幾次甚至連續長達36小時足不出戶,嚴爵:「要不是經紀人把我拉出來工作,打斷我的音樂宅男生活,我可能不會發現時間過多久了…」最後從220多首“歌庫”海選出嚴爵的第五張全創作專輯Y5《一直給》,好不容易終於在2015∕8∕1正式發行"給"出來!

詞、曲、創作、編曲、製作五項全能一直給
 台北、紐約、首爾三地音樂高手連線玩出新嚴爵 
 嚴爵兩年多來在台北創作編曲、在紐約與「爵隊」音樂玩伴編曲錄音、在首爾混音完成母帶,經過2年音樂尋根之旅,嚴爵推出第五張全創作專輯Y5《一直給》,走出窩了兩年多的四坪公寓工作室,嚴爵自剖心路歷程:「若要說Y5與之前的專輯有什麼不同,簡化後的說法也許可以視為右腦與左腦吧!」前4張都像左腦,而這2年來他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慢慢「長大」了、已經壯大到可以和理性相互抗衡,能夠「因為愛,所以愛」的支撐simple but beautiful的堅持;而「曲」和「編曲」也始終是嚴爵所在意、著墨很深的部份,因為它們應該是美好的一體、而不是兩件事。嚴爵:「歡迎進入我的音樂右腦、歡迎進入Y5。」

愛到傷痕累累還要一直給 日本輕傷派畫家崛越達人抓得住嚴爵 
  嚴爵相信一切單純而美好的事物、對於「Thanks」和「Giving」的分運哲學一直深信不疑沒有變過,2年間的生活有好有壞有高有低、但「Thanks」和「Giving」一直都是嚴爵的創作動力、也是讓嚴爵一直給出一首一首好歌的美麗循環。嚴爵將第五張全創作專輯Y5命名為《一直給》,特地選用日本“輕傷派”畫家崛越達人的畫作〔Smiling Friend〕為預購主視覺。崛越達人從原本天真的遊戲延伸投射創作,就像嚴爵透過音樂和歌迷說故事一樣,畫作〔Smiling Friend〕中,貼滿OK蹦五指張開的手心還畫著笑臉,卻遮住掩飾了主角的五官表情,似乎明明已傷痕累累,還要逞強“一直給”偽裝出微笑的樣子,像是為所有藝術家“量心訂造”的心理自畫像。第一眼看到這幅〔Smiling Friend〕,就激起嚴爵內心強烈共鳴:「心有慼慼焉,為愛犧牲、為藝術犧牲是很不容易的事,在相愛的美好與舞台上光鮮亮麗的後面,其實背後有不少情緒起伏、憂鬱。這副畫出所有Artist的心情。」看著看著,嚴爵笑問工作人員:「你們不覺得他的白皮膚、和髮型,其實跟我有點像?」

爵式情歌的輕傷心
最後總是在內心留下Something…
Thanks & Giving
一直都是彼此的動力  是美麗的循環
一顆美好的單細胞  一直相信好的事情
Something留下了痕跡,Thanksgiving輕輕的傷心
嚴爵的輕傷心,是最後的貼心。
微不足道的something,是一記回憶的強力右勾拳。

『心被掏空了,唱出來的不一定是濃重的情緒;當你知道「有些什麼」已經永遠消失了、整個人會有種超現實的「輕」,就像是連身體這個容器都不存在了。』
『在感情中那些最微小、最輕的something,反而是分開之後能夠在日常生活裡不斷提醒「痛」的一記重拳;愛很難對等、被吃得死死的一方永遠都是羽量級,被所有跟她有關的事情和回憶KO倒地。』
『比方說她習慣的小動作、明明不在卻好像還能感覺到的氣息,說穿了都是小事、但就是這些無數的小事累積起感情的重量;一直以來即使再難過,我還是會選擇不讓對方擔心或有負擔的方式表現,因為那是我最後能為對方所做的、雖然對自己也沒有多少把握(笑)。 』

輕輕的傷心,是最後的貼心。
用情再深,都能用最輕的音符表達。
從「謝謝你的美好」、「好的事情」、「單細胞」、「好的情人」一路走到「Something」,嚴爵對於愛、生活與創作的態度始終沒有改變;生活中容易被眾人忽略的尋常小事,都是他最珍惜的something。
也許是個性使然,嚴爵承認自己在感情中遇到挫折、總是「想假裝若無其事」;因為不希望讓對方覺得困擾,也不想讓身邊的朋友擔心。所以一直以來在情歌中的表現方式總不像時下的撕心裂肺,『我唱不出太激動的情歌』、嚴爵自嘲著自己這些稀釋過的痛苦,但也固執地不想改變。輕輕地唱、不代表用情不夠深,而是沉澱過後的領悟;Y5第一首曝光單曲「Something」看似雲淡風輕,背後卻是不為人知的傷心。
『有些人會因為這些something、傷心一下子,有些人會因為這些something、傷心一輩子;但不管怎麼說,我都只會用「輕」的方式呈現;畢竟,我相信在感情裡只要有一個人因為這些something而傷心就夠了,另一個人應該要幸福。』

一直相信好的事情,讓生活一直美好下去。 
若要說Y5與之前的專輯有什麼不同,簡化後的說法也許可以視為右腦與左腦吧!前4張都像左腦,而這2年來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慢慢「長大」了、已經壯大到可以和理性相互抗衡,能夠「因為愛,所以愛」的支撐simple but beautiful的堅持;而「曲」和「編曲」也始終是我所在意、著墨很深的部份,因為它們應該是美好的一體、而不是兩件事。
歡迎進入我的音樂右腦、歡迎進入Y5。